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会员中心 | 我要投稿 | RSS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加入公司

业绩亮眼股价一天却暴跌17%天能动力发生了什么事?

时间:2018-11-28 20:19:34  来源:本站  作者:

  中国最大的电池生产企业天能动力(董事长张天任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,还是发生了。

  9月3日,天能动力在香港召开2018年中报业绩发布会。一方面是营收增长27%,表现亮眼;另一方面股价却大跌17%,让人大跌眼镜。

  天能动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为什么会被投资者抛售,3个月跌了40%,9月3日暴跌17%。

  能见注意到,在公司往年年报和中报业绩发布会上,作为媒体和投资者最为熟悉的面孔,天能动力两位高管,陈敏如和王志坤今天并没有出现。

  多位熟知天能动力的人士对能见透露,天能动力副总裁王志坤近期已经辞职。王志坤虽然并非天能动力董秘,但是在天能动力内部实际上负责证券部的工作。

  四个月前,天能动力发布公告,5月18日,在天能工作长达15年之久的执行董事、副总裁陈敏如辞职。

  作为创业元老,核心高管的陈敏如颇受张天任的信任,长期在天能分管重要业务领域,他的离开让电池行业人士百思不得其解。

  除了管理层的变化,张天任不得不面对另外一个残酷的事实——他曾经寄予厚望的锂电务远远没有达到预期。

  今年上半年,天能动力锂电业务营收只有区区2.77亿元,同比大幅下降近40%。中报显示,天能锂电池业务自称有6位院士,4位国家千人计划专家,上千人的研发人员,但这样的成绩单,实在难以让投资者满意。

  而一直被他视为最大竞争对手的超威动力(00951.HK)锂电业务上半年营收增速竟然接近翻倍。

  两家竞争对手锂电业绩的一减一增,折射出天能转型的大问题。这家长期霸占中国电池排行榜榜首的企业到底怎么了?

  在中科院物理研究所博士曾毓群二次创业,2011年将ATL的汽车动力部门剥离出来,在福建宁德成立CATL(宁德时代)之前,张天任就意识到锂电池的广阔前景。

  承担着天能锂电发展重任的天能能源成立于2004年,起初主要研发生产镍氢电池,2008年左右开始进入锂电池业务领域。2013年,张天任在天能动力提出“一稳三快”战略——稳健发展电动自行车电池,加快发展新能源汽车锂电池、微型电动汽车电池及废旧电池回收业务。

  直到2015年,天能动力的锂电销售才开始有明显的起色,当年锂电板块一跃成为公司业绩增长的最大亮点,全年实现销售收入5.56亿元,同比暴增209%。2016年,天能锂电业务实现6.16亿元销售收入,同比增长10.74%。

  2017年,天能锂电业务重回高增长,实现营收12.23亿元,同比增长98.86%。根据中国物理与化学电源协会的统计,2017年天能动力锂离子电池装机量为0.524GWh,排名全国第13位。

  不过从出货量相对数据上来看,天能能源仅为当时排名第一、第二的宁德时代、比亚迪装机量的1/20和1/10左右。

  看似说的过去的营收,背后却隐藏着巨大的窟窿,2016年和2017年连续两年,天能能源亏损达到1.7亿元,这个3年前刚从上市公司剥离出来,原本计划单独上市的资产,最终又卖给了上市公司。

  正如能见在8月29日撰写的那篇文章(铅酸电池巨头天能动力的“赢者诅咒”:锂电池业务陷入困境)谈到,天能锂电业务已经陷入困境。8月31日,天能动力发布的2018年中报进一步验证了上述判断。

  尽管天能动力今年上半年销售收入增长28%至145.07亿元,净利润增长15.8%至5.34亿元,创下历史新高,但是难掩锂电业务的颓势。

  今年上半年,天能锂电业务销售收入只有2.78亿元,下降降幅接近40%,占销售收入比重下降到了2%。而2017年,天能锂电池业务销售收入还为12.23亿元,占总销售收入比重为4.55%。

  这不是一个季节性特别强的产业——2018年上半年,中国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 41.3万辆和 41.2万辆,同比增长 94.9%和 111.5%。新能源汽车销量大增带动电池装机量上涨,2018 年上半年动力电池装机总量为15.45GWh,同比增长近150%。

  是行业产能过剩了?竞争激烈了?陷入困境的猛狮科技(002684.SZ)董事长陈乐伍到是为自己找了一个不错的理由——中国动力电池产能2016年达到101GWh,2020年将达到近250GWh,而对应需求方面,2016、2017年分别仅有27GWh、37GWh,而2020年也仅有101GWh。整体供应量是需求量的数倍,行业结构性产能过剩极其严重。

  可同样是产能过剩,后起之秀宁德时代(300750.SZ)今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总收入达到93.6亿元,同比增长高达48.69%;扣非后净利润6.97亿元,同比增加36.55%。

  天能或许会说,宁德时代不是铅酸电池起家,不存在转型的难题,没有历史负担。

  但是被张天仁视为最大竞争对手的超威动力,上半年锂电池业务实现营收1.78亿元,同比增长约88%。

  1986年,张天任所在的浙江省长兴县一个村子办了一个蓄电池工厂。1988年,因经营不善,电池厂面临倒闭破产的危机,26岁的张天任拿着借来的5000元大胆地接手了这块烫手山芋,创办了后来的天能集团。

  1985年,张天任的长兴老乡、17岁的周明明刚刚考入杭州师范学院化学系。杭州师范学院是一所人才辈出的学校,1984年,周明明的师兄马云,在经历了三次高考后终于考入杭州师范学院外语系英语专业。

  大二那个暑假,周明明一口气把父亲书房里关于《化工电池》的50多本专业书籍啃掉一大半。整个大学四年,更是把图书馆关于《蓄电池原理》的各个版本看了个遍。

  毕业后不久,他还是觉得“蓄电池大有搞头”,于是果断辞掉虹溪中学的教师职位,在1995年8月回到老家长兴,跟张天任一样,办起电池厂,而且都是做铅酸电池。

  2013年,周明明终于超过了张天任,超威内部激动不已。那一年,超威动力实现营业收入为149.73亿元,同比增长56.6%,利润为3.10亿元,同比下降37.5%,而天能动力实现营收为136.35亿元,同比增长37.9%,利润为1.35亿元,同比大幅下降80.9%。

  2013年起,两家公司爆发了惨烈的价格战,间谍战,诋毁,挖角。天能的员工诋毁超威,甚至让当地JC介入,政府为协调两家纳税大户,也颇费精力。

  在张天任的发力下,终于在2016年,天能动力再次反超了超威动力,扬眉吐气。

  2016年,天能实现营收为214.81亿元,同比增长20.65%,利润为8.59亿元,同比增长40.6%;超威实现营收为214.55亿元,同比增长13.7%,利润为5.04亿元,同比增长51.8%。

  但是自从两家公司开始做锂电业务以来,从财报上看,天能一直是领先于超威的。即便是2017年,天能锂电销售收入也是高达12.23亿元,占总营收比重为4.55%,而天威的锂电销售收入只有2.32亿元,占总营收比重仅为0.94%。

  今年上半年,天能锂电业务虽然还领先于天威,但是营收只有区区2.77亿元,同比大幅下降近40%,而超威锂电业务营收虽然只有1.78亿元,同比却是大幅增长88%。

  除了周明明,张天任还需要直面另一位竞争对手——宁德时代的曾毓群,虽然曾毓群做动力电池只有7年之久,2018年上半年营收也只是天能的2/3,但是利润已经远远超过了天能。

  过去三年,曾毓群创办的宁德时代收入增幅分别达到557%、160%、34.4%,今年上半年接近50%。

  颠覆者往往来自不同领域,按照这样的速度,再过两年,曾毓群可能将超过张天任,坐稳电池行业的老大位置。

  “天能动力战胜了超威动力,是不是就应该享受高估值,我想起来一个老故事,苏宁战胜了国美,却没有看到京东和阿里巴巴。是的,天能还在醉心于铅蓄电池,宁德时代来了。”

  宁德时代来了,属于天能动力的新时代又在哪里?这也许可以很好的解释今天天能动力股价的暴跌。
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推荐资讯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